季女士

原名季江寅、江同学

#梗来源英国报姐微博评论




#增加私设:只有自己能看到自己身上的名字,除非找到自己的爱人








每个人出生时,他的身上都会纹有两个名字。








一个是他的灵魂伴侣,另一个是将会杀害他的凶手。








因为没有人能准确分辨两个名字的身份,不少人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,乃至于他们的生命。








但Tony从来没有那样的困惑,因为他身上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名字,一个伴随他几十年的名字。








Steven Rogers。








我们正直的美国队长的名字。

【盾铁】见面(2)

#上文的垃圾后续来了
#垃圾小车即将上路
#地址见评

【All铁】羽翼(3)

#本段主科学组
#算不上水仙铁的水仙铁出现了
#Ann是Stark的姐姐
#已经开始瞎写模式



“我可不认为我们是一个团队。”Banner盯着屏幕说,“只能算上随机拼成的一个小组。”Stark盯着面前的波动并没有答话,他对神盾已经失望透顶了。无限宝石激起了不少人的抢夺欲,哪怕是神盾封锁信息再完美,总有人能突破这层脆弱的妨碍。就像那个神说的,地球已经开始宣战,但它实际上还没有准备好。


这将是一场残酷的战争。


“但我们能理解对方,不是吗?”Stark用手上的工具戳了Banner一下,不顾对方的怒瞪自顾自的说,“我们都是科学家,你知道滥用科学的后果,好比缔造出一个大家伙,顺带一提,大家伙很酷。”


“你是在逗我吧?它毁了我。”Banner侧过头,记忆一瞬间全涌了上来,人们的尖叫、哭喊以及绝望的眼神立刻把他淹没。如果没有它,他会是一个正常人,拥有七个学位的科学家,可以在任何一个学院任职,可以做自己的研究,或许还会有自己的家庭。


“它救了你,否则你活不下来。”Stark搂住Banner的肩膀,安抚性地拍了拍。金属翅膀在背后下意识地拍动,将浅绿色的翅膀护住。他假装不禁意的伸手碰到,莫名的失落感就一拥而上,他曾经何时也有这样充满生命力的翅膀,但所有的一切都随风而逝,一去不返。


“在某种方面上,我们的确是相互理解的。”Banner注意到Stark的情绪的微小变化,他将Stark的手握住,放在自己的翅膀上,“你还在观察期,别得意。”Stark堪称柔和地摩挲着几根羽毛,他的眼前荡开一片绿,那种还留着露水,在春天里,嗅着阳光的新绿。那些羽毛就像刀型的小叶片,在风的吹拂下飘动,在光的大海里浮动,什么都不要的随风漂浮。


Stark的背上感到一阵刺痛,他觉得自己以前的伤口甚至没有愈合,他放任Banner摸向自己的翅膀根部,然后用平静的眼神看向自己,但他很快意识到,这种刺痛是真的,就像是有人在扒开自己的伤口。


事实上也的确有人在折腾他的翅膀。


“Ann,欢迎回来。”


“叫我Tonia就好。”Ann的面前是一副火红的、残缺的翅膀,她处在一间完全独立的实验室中。Friday是这里的电子管家,她知道关于他们俩的秘密,翅膀的、身世的,或者其他什么,幸亏除他们俩以外没有人能进入这里。


“检查自毁模式。”Ann走到桌前坐下,她拿起笔,当然一般情况下她应该使用网络,但这会留下痕迹,为了避免意外的发生,一切都要万分小心,“我的计划得提上日程。”


“我认为这个计划并不应该过早实施,我们的技术并未达到无风险的地步。”无机质的的女声响起,提出反对的意见。


“那就先在我的身上实施。”Ann在纸上写下一排又一排的公式,她知道让Stark加入一个联盟是有代价的,那群人的翅膀必然会吸引他,让他沉迷。想想吧,美国队长那一脸无私的样子再加上那深蓝色的翅膀,Stark会立马像飞蛾扑火,爱慕着他,而且还有其他人,那个俄国特工长得绝对是Stark的菜,还有天才科学家Banner,科学家永远有共同语言,甚至还有一个使用冷兵器的Barton,天知道他们会擦出怎样的火花。最关键的还是Stark该死的自卑感,虽然那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,只是他已经接受这个事实,但并不能好好处理情绪的一种表现。


“别告诉他。”Ann开始画图,作为Stark家一份子的天赋使她跻身于天才一列,好比一个晚上她就能成为天文学家,“一切都秘密进行,Friday。”


“如您所愿,Tonia。”


“谢谢。”Ann回答道。


“谢谢?这就是你唯一要说的?”Rogers把文件放在面前,“如果只是这样,那么我就先走了,长官。”


“我希望你能远离那几个房间,Captain。”Fury挡住对方,“那是机密。”


“我知道了,长官。”Rogers把手微微举起表现出无意挑战权威的样子,他掉头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,在背过身的一刹那沉下脸。他稳步向前走去,他知道Fury在背后注视他,就像狼在盯它的猎物,一有异动立马冲上去咬死。


Rogers最开始来到三栖母舰上时的却是被彻彻底底的震撼到了,原谅他吧,他不过是一个在冰里睡了七十多年的人,本应该从此与世隔绝的人,然后莫名其妙的被唤醒,被告知自己的使命还没有结束,需要继续下去,这换谁都无法轻易接受,更何况他的女孩儿已经不复年轻,那支舞可能永远也还不上了。


这个责任他会背负,但是首先他需要对神盾进行一个审核,单方面的。


“武器?”Rogers通过窗户打量着房间里面,然后光明正大地走了进去。房间的内部空间大,几乎全部都是柜子,剩下的一些空间地上堆满了图纸。他蹲下身,拿起一张开始游览起来,上面的内容使他脑袋发涨,但他很快就确定了一件事,为这些武器提供能源的是无限宝石。


“他们不该这么选择。”Rogers随手拿起一件样品,向外走去,他需要找Stark。Natasha先他一步找到了Stark,然后他就看到了争吵。


“你告诉我甚至是还有个神要加入?我可不相信魔法!”


“他能给我们提供很多的帮助,Stark。”


“你该庆幸他现在不在这,否则我绝对现在就走人。”


“你们可以先暂停一下吗,绅士们和女士?看看我发现了什么。”Rogers决定打断这无聊的争吵,他发现一旁的博士因为无语已经开始自己的工作了。他将自己带来的样品扔在桌上:“我相信神盾欠我一个解释。”


“一种武器。”Stark扫了一眼脱口而出,“攻击性很强,需要大量能源做备用,看上去有些得不偿失,除非应用无限宝石,我说的对吧,博士?”


“全对。”Banner面无表情的回答道,“Jarvis说这是很早就开始的一个项目,在得知有无限宝石存在后,神盾就开始试验了。”


“我想神盾是欠我们一个解释。”Stark看向Natasha,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金属制的羽毛似乎要炸起。他从迈进这里的第一步就知道了这个荒谬至极的项目,可他需要一个正直的、不许人质疑的人来点破,好比美国队长。


“我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Rogers冷漠地摸上武器。


“这本不应该告诉你们,神盾看到了保护世界的危险,它需要……”


但是Natasha的解释被爆炸声阻止了。


他们被袭击了。

【锤霜铁】喵


@熟地黄 
欠小可爱的点梗很久了QAQ
今天才写完。
一切好的归功于小可爱,所有不满处全部是我的锅。


#本文涉及锤铁、霜铁,不适者勿入
#快乐三人行



1.
神兄弟捡了一只猫,它脖子上的牌子告诉他们,它的名字是Anthony Stark。

“这居然跟吾友的名字一样?”

“……”Loki认真地看向这只黑色小猫,得到一声无意义的喵叫后,转过头去。嘶,果然是他多想了,怎么可能是那个拥有着蜜糖色大眼睛和全美第一翘臀的小胡子。



2.
“过来,Tony。”Thor张开双臂,却收获了一个冷漠的背影,他只得上前拎起Tony塞在怀里。

“喵!”Tony毫不犹豫的就给了Thor一爪子,却惹来神的大笑。Tony有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它不知所措的看向Thor的胸肌。

“吾就知道汝喜欢我。”Thor说着更加用力地搂住了Tony。

“喵!”

该死的两脚兽!放开我!靠!要被闷死了!



3.
“……”

一猫一神相视无言,最后还是Tony率先妥协,走过去乖巧的蹭了蹭Loki的裤脚。Loki很明显是被取悦了,他满意的眯起眼睛,蹲下身,将猫抱在怀里,用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。

“蜜糖,你似乎又重了。”

“喵!”

本喵就知道两脚兽说不出什么好话!



4.
Tony知道它的两个主人喜欢一个男人,跟它同名,是个超级英雄,不过它每次看到两个人为追求他的时候的无脑,会变得很懵。

它实在是搞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拒绝主人们呢。

“Loki,你不能直接闯入吾爱的房间!”

“啧啧,还吾爱呢,他可没答应你,他是我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喵!”还有人注意到本喵吗?

Tony突然觉得有些委屈。



5.
小胡子男人最终还是被拐回来了,导致Tony它更不受重视了。

“喵!”我的猫粮呢?

“喵!”我的毛线球呢?

不过,Tony不愧是姓Stark的,它很快就找到了方法,来吸引注意力了。

Tony再一次趁三人在床上滚做一团的时候,偷偷从门口摸了进去,它小声叫着,但一般都会被床上三人的喘/息声或者其他什么声音给盖住,所以,它会直接地蹦上床,尝试走动。发现它的三个人会僵住,然后小胡子男人会发出怒吼:“把它给我弄出去!不准扔它!”然后,它就会神奇的出现在客厅。第二天,它总是能获得一顿丰富的大餐,然后它就会休息几天。

Tony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猫。

虽然后面这招也不管用了。

该死!两脚兽的羞耻心呢!



6.
其实Tony还是很喜欢那个小胡子男人的,它特别喜欢Tony的拥抱,很温暖。所以,两个主人回阿斯加德后,它被留了下来。

那个男人开始喜欢念叨一些东西。

“不知道Thor会不会还是那么暴躁。”

“Loki真的很善良,他会被接受的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男人抱起它,将他举起,盯着Tony,眼里充满着思念。

“喵。”

Tony也往往会发出叫声。

因为,他们都一样的在思念那两个神。



7.
Tony很不安,它觉得面前的男人被狠狠伤害了,它似乎能闻到男人身上的寒意。它跳上男人的膝头,安慰性的叫着。

“谢谢你。”男人伸出手摸着它,“还陪着我。”

“喵。”我会永远陪着你的。

“你说他们什么时候回来,这个团队已经没有了。”

“喵。”我也希望他们会回来。

Tony变得更想主人们了。



8.
Tony也见不到那个小胡子男人了,他似乎一去不返了。

Tony一直在等着三人回家,但最后只回来两个,它焦急地看向Thor,意外地发现他似乎跟以前有些不大一样,好像变得更成熟、更能承担责任,也变得更不会展现自己的情感了。

Tony努力的把自己蜷成一团,隐藏住自己,那个团队又集结了,但还是有争吵。它有些想不明白,为什么大家不可以冰释前嫌呢?



9.
Tony再次孤单的待着了。

所有人都开始忙于最后一场战争。

Tony同时发现自己在变老,一只猫的确不能活很长的时间不是吗?即使,它的主人是世界上最最厉害的神还有一个最最聪明的人,它也不能活很久。

这就是规则。

Tony意识到自己无法打破这种大自然定律后,它开始希望自己能和剩下的两人度过最后的时间。

它的希望自然落空了。

Tony并不抱怨,它知道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,远比它重要的。



10.
“喵。”Tony终于等到他们回家了,但它已经只能发出微弱的叫声,它实在是太老了。两神一人向它走来,连那个拥有着绿披风的神也回来了,Tony感到了一阵欢愉。

Tony非常开心他们能回来,即使它将要离去。

Tony几乎没有再离开他们的怀抱了,三个人轮流守着它,两个神想尽办法都无法使它活更久的时间,不过,Tony还是很幸福。

Tony也坚信着,三个主人是会更幸福的。



11.
Tony向他们发出最后一声猫叫。

里面充满着感激。



彩蛋:

1.
Tony在喵星上一直看着他们。

2.
“喵!”你们怎么能看到我?
“别忘了我们是神。”Loki露出微笑。

3.
Tony见到了小胡子男人,面对面能互相接触的那种。
一猫一鬼一直陪在两位神的身边。

4.
直到有一天,四个家伙聚齐了。

【盾铁】见面(1)

#时间线内战后复联三前
#私设多
#绝对不刀



盾铁永远是我的白月光!
但为什么我正文写的像盾铁无差QAQ



Stark在这个隐蔽的小酒吧门口站了一会儿。这间酒吧几乎隐藏在树林中,是神盾早弃之不用的转换点。他们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见过面,那张协议就如同一道深渊将他们隔至异地,直到Rogers向他发来一条短信“我们见一面”,一切似乎就有了转机。


不知名的树上的叶忽然在微风中雀跃起来,刀形的叶片就像是船,荡漾在海里,漂浮着。Stark理了理自己的领结,深吸一口气,推开了门。他的心头一直弥漫着淡淡的庆幸,如果他没有一直给那部老人机充电并随身携带,那么那条短信就不能及时收到,这个后果他不想承担。酒吧很小且老,但很干净。Stark走进去,地板发出“吱呀吱呀”的声音。


“你还是一如既往,穿着正式的西装。”Rogers坐在吧台旁,侧过头来微笑着看着Stark,他甚至还穿着作战服。Stark停止脚步,就那样回看过去。两人都打量着对方,阳光细碎地穿过窗洒在他们身上,为他们镀上一层淡淡的金光。


“因为我很重视这次见面。”Stark干巴巴地解释道,他走到Rogers的身边拉开椅子坐下,“嗯……过的糟糕吗?”


“还好,谈不上糟糕。”Rogers转回头,将自己面前的另一杯酒推到Stark的面前,“低度数的。”


两人又陷入了诡异的寂静,或者说他们不愿意打破。Stark举起酒杯,轻抿一口,他想到曾经的一些时光,那些一起的、还算甜蜜但又伴随着争吵的时光。


Rogers垂下头,盯着眼前的酒,脑子里一片空白,他不知道该怎么说,去卑躬屈膝地恳求Stark的原谅,这他绝对做不到。


“你……”
“你……”


“你先说。”
“你先说。”


两人又不禁地笑了出来,随即笑又都凝固在脸上,显露出尴尬。“你很辛苦吧?”Rogers打破再一次尴尬的气氛。“难得你会体谅我了,如果你知道我们会到今天这种地步,当初就不该……”Stark伸出手在Rogers的肩膀上打了一拳。


“我很抱歉,Tony。”Rogers握住Stark的手,湛蓝色的眼里饱含着温柔和受伤。在内战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胜出,他们都一败涂地。Stark不得已签署协议,在必要的时候被迫成为一把剑,Rogers也被自己深爱的国家所通缉,有家不能回。与此同时,他们两人之间也产生连时间都无法消去的隔阂。


“我在这件事上可能永远都不会释怀,Cap。”Stark放任Rogers攥着自己的手,“但我不觉得我们会回不到最初。”


“是的,最初。”Rogers用双手包住Stark的手,将其举起,同时转过并俯下身,用额抵着。“别这样,Steve。”Stark将脸埋在Rogers茂密的头发中,同时亲吻着,“这才是我们。”


“我爱你,Tony。”


“我也爱你,Steve。”




彩蛋:


1.
“所以你可以放开我了吗,Steve?”
“我们已经半年没有……”


2.
Stark永远不应该心软。
Stark扶着腰想。

【All铁】羽翼(2)

微寡铁交锋!
微寡铁交锋!
微寡铁交锋!


有原创人物出现!
有原创人物出现!
有原创人物出现!(大概也不算?反正是伏笔啦



“我抗拒做这个团队的一员,你知道我向来擅长独来独往。”Stark抗拒的摇摇头。


“我知道。”坐在他面前的首席科技人员Ann游览着电子屏幕,头也不抬的就回答了。女人身后的翅膀上有几道深深的伤痕,这上面没有丝毫羽毛的遮掩,显得有几分恐怖。“如果你加入,这可以帮你分散一些关于翅膀的注意力。”


“你这不是在逼我进去?”翅膀不安的拍打着,在光的反射下映出冷冽的颜色。Stark难得将自己陷入沙发中,背后的金属硌着他的背,仿佛嵌肉,但由于长时间的习惯,早适应了。


“但取决权全部在你。”Ann抬起头,“我可不是Pepper,能让你下决心去做任何一件事。”她的翅膀因坦诚而完全张开,投下来的阴影将Stark完全罩住,同时它又有些微微抖动,当年实验失败造成的巨大伤痛至今还影响着它的正常动作。


“我就是因为Pepper才不敢下决定,如果我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,所有的重担都要压在她的身上。”Stark满脸写满着疲倦,自他宣布自己是钢铁侠的时候,后面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,就让他意识到英雄是一个高危的职业。如果说Yinsen的死让他回头,接下来的就几乎磨平了他的棱角,唯一剩下的,只是因为以前的风流而暂时无法改变的习惯。


“我相信你能达到一个平衡。”Ann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,“我提醒你Romanova就在电梯里,马上就要来了,别让美女失望。”她走向暗门就此消失。


Stark从嘴唇里生生挤出一股气音,在听到敲门声后扬声道“请进”。“Mrs.Romanoff,有什么事吗?”


“我们之间不必这样的,Tony。”Natasha在他面前俯下身,凑近他的脸。她一定喷什么奇怪的香水了,Stark漫无目的地放空思绪。Natasha满意地看到Stark瞳孔微微放大,伸手环住他的脖子,“只是帮个忙?”


当Stark意识到自己也伸手摸上Natasha的腰时,他狠狠唾弃了自己一下。他站起身,翅膀环绕住他们俩,眼睛直视着Natasha:“你们可雇不起我。”


“我以为你在这种事上会无偿服务呢,大英雄?”Natasha尽力地拖着自己的音调,即使她已经全身都绷紧了。


Stark一下子收回了翅膀,他注意到Natasha轻轻吐出一口气。铁制的翅膀在空中一下子消失不见,让Natasha怀疑神盾的攻克方向,她谨慎地选择语言,毕竟那可是Stark,早已能在众人之间周旋的Stark。


“不如我们先去看看其他队友。”


“好。”


Stark在Natasha背过身引路后不自觉眯起眼,是时候该交手了,未来的队友们。

【All铁】羽翼(1)

感谢@黯旌 对梗的授权。

我考试回来了。

希望大家喜欢。





每个人都有一双翅膀。


但是,Stark的翅膀很特别,是金属制得。每一次翅膀展开的时候,每一根羽毛都会泛出光泽,冷硬而又美丽,就像主人自身。


有人曾经探寻过Stark幼时的照片,他似乎是没有翅膀的,背后永远是干净一片。但也有人辩解,既然翅膀可以收起,或许只是一个巧合。很快,这种说法又被驳回,像Stark这样的人怎么会不把翅膀展示给大家看呢?他是那么的自大。所有人都默认了,包括Stark。


“他们难道就没有一天可以停下这种话题吗,Jarvis?”Stark坐在实验室无聊地发问。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?翅膀快速地张开,然后微微向内弯曲做保护状。


“Sir,您的翅膀对于一般人的确很具有吸引力。”


“得了吧,他们就是不明白什么是隐私。”Stark夸张地挥舞着手,“就像神盾。”Stark看着眼前突然变红的屏幕,沉下脸,这他/妈/又是这个月第几次?Jarvis开始熟练地把对方屏蔽在外。


“把他们放进来。”Stark发出一声嗤笑,“他们甚至还要求我加入复仇者联盟,你说好不好笑。”Jarvis转动了一下监控镜头以作回答。


屏幕再次回到蓝色,Stark就想看小孩子胡闹般,看着对方拿取无关紧要的小玩意。神盾就这种行动力?他漫无目的地想着,身后的翅膀彻底张开,带倒了不少东西。


“成功了,局长。”与此同时,神盾局的员工开始欢呼雀跃起来。Fury紧绷的脸放松下来,深呼出一口气,Stark在他的眼里属于不可控制的人,但神盾绝对不需要这样的人。他打个手势,底下的所有人就开始忙碌的工作,他们需要找到Stark的把柄。


而Stark的唯一把柄就是他的翅膀。


“愚蠢。”Stark冷哼道。“调出他们的资料。”Jarvis便把备选复仇者人员的资料投影在空中。“Captain——多少年没有听过如此过时的称号了。”随后,Stark便注意到他的翅膀,纯蓝色的,不是他想象中的白色天使,色调甚至稍微偏黑,壮实却不厚重。


Rogers放下纸,Fury给了他有关Stark父子尽可能详尽的资料。他才知道他的老友早已出了意外,提前走了,而他的儿子,在他记忆中仍是一个小男孩的Stark也早已长大了。


Rogers揉眉,Stark的翅膀让他困扰。在他的记忆中,小男孩红的像火一样的翅膀似乎还能浮现在眼前,而每片羽毛边缘的金色更是令人惊叹。他不明白,这些年发生过什么,这绝对不是Stark的真实模样,他应有更华丽的而不是众人眼里冰冷的金属。


更让Rogers困扰的事Stark的为人。资料上说他有教科书般的自恋,这他能理解,但自大绝不会是一个Stark有的。


“时间飞逝啊。”Rogers慨叹道,“或许他们就不该把我捞上来,这可能是个错误。”


就像Banner和Natasha进行的错误会面。Natasha一开始的谨慎让Banner不可能放下心,Banner的不可控性也让Natasha放不下心。


Natasha不自觉地张开翅膀,红色让她充满了警告,Banner不甘示弱地张开的翅膀,浅绿色开始慢慢往墨绿色靠近。


所有人都在犯错。

幸福

南京环宇城优衣库还有不少库存!!!
南京环宇城优衣库还有不少库存!!!
南京环宇城优衣库还有不少库存!!!

但有的卖空了!

注:有一些没拍照,人太多

【all铁】十年

上课时写的一篇

短小君

就当是昨天该发的生贺【我知道很迟了,末班车都赶不上



“时间过得真快。”
“已经十年了。”
Downy眨眨眼睛,努力地把眼睛里酸涩压下。他的心头涌上一股浓浓的不舍,他几乎是注视着面前的这个男人长大,看着他从世界不负责的一部分成长为超级英雄。
Stark一反往常的沉默,Downy陪伴他了十年,这是一段漫长的岁月。一个人的寿命里没有多少个十年,当然,不包括像Steven那样的人。
“可能我们不会再见面了。”Downy干巴巴地说道。
“那我可不会想念你。”Stark露出微笑。
“难得想煽情一把,你就给我破坏气氛。”Downy双手抱胸,翻了个白眼,“对了,活着回来。”
Stark点下头:“我可是Stark——没我做不到的事。”
“那我想喝蔬菜汁也不是什么难事?”
“在这种关头你就不能停止怼我?”Stark在收到“是你先起头的”后无辜地耸肩,不过很快他皱起眉,脸上显露出不快,“时间到了。”
“该告别了。”Downy环抱住Stark,把自己的下巴搁在对方肩膀上。Stark回抱住Downy,就像一把抱住所有温暖的味道。
两人同时放开了手。
Stark撞了一下Downy的肩膀,率先离去。金红色的盔甲从反应堆的边缘快速蔓延开,他挥挥手,电子音响起:“致我们。”
Downy笑出声,向相反方向走去,说着:“致未来。”
两个互相成就的男人没有一个回头,都坚定地向远方走去,他们的朋友、家人、伴侣都在远方等着。男人们走向不同地方,直到影子都不在交融。
他们的面前仍是光明一片。

先生,生日快乐。

爱您一年了呢。

在此,接梗20篇,最迟8月份全部放出。

希望自己能推陈出新。

所写cp有all铁、桃糖、唐尼夫妇等。